让日本军校尴尬的蒋百里

佚 名
2012年2月2日 来源: 龙8新闻网

 

蒋百里将军,名方震,字百里,中国近代著名军事理论家,军事教育家,抗日持久战军事理论的最早提出者,中国近代军事史上的传奇人物。这位陆军上将同时还是徐志摩的密友、西方美术史专家,为兴登堡(德国陆军元帅,魏玛共和国第二任总统)器重,舌战过墨索里尼,他的副官是蒋介石的儿子蒋纬国,若是谈他的传奇,得用一本书来写。

蒋百里曾让日本陆军极为尴尬。他于1901年留学日本,经成城(初级军事学堂)而进士官学校。1906年毕业的时候,日本天皇赐刀给最重要的步兵科毕业生中的第一名,结果蒋百里夺了这个第一,把日本天皇的赐刀带回了中国。

回忆当时毕业授奖的场面,颇为传奇。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宣布毕业生的名次是从前向后的,念的第一个名字就是“蒋方震”。

当时九期步兵科毕业生有日本人300余人,中国留学生4名,泰国等国留学生若干名,而第一名,被中国留学生蒋百里拿了,日本士官普遍感到面子上难以忍受,谁知接着宣布第二名,还是中国人,就是后来在云南起兵反袁的蔡锷。这样引起的骚动更为厉害了。于是宣布第三名之前日本方面先检查一下:不幸,还是中国人!名叫张孝淮。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发布官惶恐之下感觉无法向天皇交待,于是临时从后面换了一个日本学生为第三名,想想前四名日本人不过半也尴尬,又增加了一个日本学生作第四名,让张孝淮得了第五。

增加的两个日本人是谁呢?一个名叫荒木贞夫,后来的日本陆军大将,陆相,甲级战犯;一个名叫真崎甚三郎,后来的台湾总督,陆军大将,此外,这一期的日本毕业生名单中还包括如下名字:小矶国昭、本庄繁、松井石根、阿部信行……他们堪称日本陆军的一代精英,皆败于蒋百里与蔡锷之手。

从此以后,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规定,中国留学生必须与日本学生分开授课,以免同样场面重演。

日本人给了蒋百里这样的荣誉,本以为他会说两句日本的好话,谁知道蒋百里的评价大意却是:中国从日本学了两件最不可救药的东西,一个是教育,一个是陆军。然后飘然到德国,以德意志国防军第七军营长的身份,继续考察军事去了。

蒋百里对日本人的军事评价不高,但是他后半生和日本结缘不少——他是国民政府对日作战计划的主要设计者,他编著的《国防论》成为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军队的战略指导依据。

在这部让蒋百里耗尽心血的著作扉页上,他饱含深情地写下了这样的字句:“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,中国是有办法的。”

八年抗战的战场上,无数个蒋百里将军在保定军官学校、陆军大学带出来的军官浴血沙场,成为中国军队高层指挥官的柱石。唯一遗憾的是,蒋百里1938年早逝于广西宜山,未能亲眼见到抗日战争的胜利。

蒋百里将军的夫人,日本籍的左梅女士,也是一位奇女,她自22岁嫁给蒋百里就断绝了和日本的联系;抗战中,她和中国女性一样为中国伤兵治疗,不辞劳苦;蒋百里去世后,她在误解和怀疑中抚养五个子女,皆以中国文化传统为教,不习日语一字,获得了中国人的普遍尊敬。

(晟睿摘自《文史博览》)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