药品暴利肥了谁坑了谁

蔡慎坤
2012年2月2日 来源: 龙8新闻网

 

普通商品的利润一般不高于50%,即使是名牌服装等奢侈品,利润有的也在200%左右。药品是用来治病救人的特殊商品,利润却是奢侈品的近10倍。央视《每周质量报告》栏目,聚焦高药价产生原因,指出部分药品利润达2000%。该栏目还公布了20个药品的具体出厂价,价格之低让人们大跌眼镜,许多动辄卖几十块的药品,实际出厂价往往不超过10元钱,有的才几毛钱。

出厂价这么低,而医院又是统一招标价格,这中间的利润都给谁赚走了?报道称,北京市药品中标价都是先根据药品生产企业提供的报价,最后由北京市招标办组织专家评审后确定。随后,央视记者在北京找到了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的销售代理公司——北京紫华康太医药公司。北京紫华康太医药公司一位负责人透露,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出厂价每支6毛钱,他们公司以4块钱的价格卖给医药代表,每支赚3块多钱。但这3块多钱并没有全部进他们自己的腰包,其中很大部分是招投标所花的费用。为了能保证药品高价中标,他们必须打通各个环节,这笔费用就是所谓的推广费,但具体数目是多少,他始终没有透露。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高价中标之后,为了让北京的各大医院采购,他们还要给医院、医生、医药代表所谓的“返费”,也就是回扣。

这位负责人说,医药公司卖给医药代表的价格和医院采购价之间的价格差,就是他们行业内部所说的“返费”。

那么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每支7块钱的所谓“返费”又是怎样分配的呢,医药公司的负责人介绍,这些所谓的“返费”医药代表拿走10%左右,其他的都作为回扣给了医院和医生,而这当中开药医生的回扣所占的比例是最高的,一般都要占到药品中标价的40%左右。

 招标制度是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,而目前的现状则让人困惑,每一次的药品降价,不是市民没有感觉,就是导致廉价药的出局。南京一位专家说,很多人认为可以以价格来竞标,价格低的中标,这样可以强行让厂家竞争,挤掉水分。但药品往往不同于一般的商品,如果过分唯价格论,那么很容易恶性竞争,导致药品质量下降,或者导致该药直接消亡退出市场。“我们现在发现,有的中标价格的药品根本采购不到,前一阵子的鱼精蛋白全国短缺现象,也说明在管理药品方面,制度上恐怕有一定的缺陷。而一味强调降低价格无法根本解决所有问题。”

在《每周质量报告》中,新医改政策研究专家朱恒鹏指出,实行药品招投标政策的初衷也是为了遏制药价虚高,结果却被某些利益集团钻了空子,利用政策,在中标价的制定、药品的批发和销售等多个环节,遵循“潜规则”,相互勾结,形成了隐秘的利益链条。这篇报道找到了药品价格虚高的根本原因,药品的两端——生产者和使用者被高度关注,关键的中间环节政府相关部门不关注或不想关注,这一环节长期是一个十分黑暗的环节,已不能用灰色来形容了。中间商勾结药剂科、医院利用招标平台,相互利用,完成价格招标,他们还不断地寻找、更换药品,用这些所谓的“新药、好药”来规避查处,招标办通常知道这些手法。现在80%以上的医生每天上班只是为了挣钱,明目张胆,因为现在药品销售模式让他们能够轻松获利,不需要通过医术、医德来获取。

媒体披露的药品暴利,其实是一个早已存在的老问题,政府相关部门不是不清楚而是假装看不见。如此高的暴利长期存在,是肥了大大小小的药厂吗?完全不是。中国的药厂,无论是上市企业还是非上市企业,单从财务数据和税收数据来看,没有几家获取过暴利!因而中国的药企很少投资搞研发或自主创新,只是一味地仿制和盗取配方。那么,药品的暴利哪里去了?说得简单点,药品的暴利变身为贿赂或黑金收入,进入了部分官员和医院主管以及医生的口袋。而最终受害的,是病患者,特别是没有享受医保的自费患者。

(淮河摘自《东方早报》)

相关链接